星期五, 4月 07, 2017

一念,沉默


終於看了《一念無明》。因着各種愚昧執着,在無常中死命地抓緊每一根稻草,終使戲中各人互相傷害,也自我傷害。

電影有點像拼盤,把使人逼瘋的世界一幕一幕貼在這個家庭身上。一直埋怨丈夫無出色而精神失常的母親、為了補償太太無日無之的怨言而跑去當中港貨櫃車司機的丈夫、逃到美國讀書找工作的弟弟、夾在照顧精緒病母親和窩輪炒賣工作中終致失控的大哥。發瘋不是一個人、一個家庭的悲劇原因,而是社會集體張力的結果,也向相連的其他人傳染開去。

看著銀幕上人與人的張力,不自覺要用力呼吸。

沒想到,看《一念無明》的揪心,要直到看《沉默》的這段時才湧上眼眶。

“Come ahead now. It’s alright. Step on me. I understand your pain. I was born into this world to share men’s pain. I carry this Cross for your pain. Your life is with me now… Step.”

這時,銅版上的那個人對司祭說:踏下去吧!踏下去吧!你腳上的疼痛我最清楚了。踏下去吧!我就是為了要讓你們踐踏才來到這世上,為了分擔你們的痛苦才背負十字架的。
(《沉默》,P.207)


這時,他才進入肉身,才明白吉次郎,才聽得見那似乎一直沉默不語的基督。

「主啊!我恨你一直都保持沉默。」
「我並非沉默着,而是一起受苦。」
「你對猶大說去吧!去吧!去做你所想做的。猶大怎麼了?」
「我並沒有這麼說。就像現在我對你說踏下去吧一樣,我對猶大說去做你所想做的。如你的腳疼痛般,猶大的心也疼痛吧!」

「沒有所謂的強者與弱者。誰又能斷言弱者一定不比強者痛苦呢?」
(《沉默》,P.228)

上主沉默了嗎?

教會是建在磐石上;然而彼得這塊磐石,三次雞啼前一再否認耶穌,與猶大有很大的差別嗎?不要忘了,我們本是滿手血污。

都潔淨了。
回頭,去堅固你的弟兄。

我用跟以往不同的形式愛着那個人。為了了解祂的愛,到今日為止所做的一切都是必要的。在這個國家,我現在仍然是最後的天主教司祭。而,那個人並非沉默着。縱使那個人是沉默着,到今天為止,我的人生本身就在訴說着那個人。
(《沉默》,P.229)


【後記】

在另一個網站信仰百川也發文了。因為那個quotation的設定有點怪怪,我加了一句在中間:

//開腔了。或說,聽見了。//

不從我的聽法,就是你在沉默。

這個想法,在看完後一直揮之不去。所謂人的傲慢,就是在這個位置吧。

若不藉着基督,沒有人能到父那裏去;在這脈絡,是在說,你沒有如基督般道成肉身,沒有incarnate,你就沒能觸及天父的心腸吧。教徒常批評別人不認識基督,自己其實又認識了多少?或說,你認識了哪個基督?

感謝留下路徑。

::Pakkin:: 
http://pakkin.blogspot.hk/

沒有留言:

發佈留言